白晋

肖根棒球服定制!

帮老师转~欢迎加群共同购买~

Elroy:




慢到吐血的棒球服总算可以成了。。


以上是概念图。


胸标



设计概念:乘着熨斗飞船的两位船长


背标



设计元素:SHOOT!!枪,高跟鞋,准星,狗带


臂标




这个还用我多说吗?


衣服底版198,成衣249。感兴趣的加群我发给你们具体资料噢~~


我们一起穿着队服等第五季的船戏好不好!


群号:367195805(想炸了CBS的uniform)


😘么么哒~

源【肖】氏物语 11

Emo苏:

  我迟早有一天被A03和乐乎玩死。。。。。


送你们的礼物


我想起来了,麻烦你们先去看前一章不然容易很突兀~这一章很有料很诚心相信我,去回忆一下前奏保证吃的香好吗!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066391


不点赞推荐长评我拖更一个月,我就不要脸了怎么滴!

Hunting「06」

Pontifex:

杂七杂八语无伦次。


初相遇。


每次铺垫章节都像流水账。莫名只想写这种平淡生活。


 


“我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热切的盼望他能幸福,只是,想起这幸福没有我的份,还是会非常难过。”


  


“如果那人伸出手,我还是会跟他走。”




电梯间:


Hunting「01」


Hunting「02」


Hunting「03」


Hunting「04」


Hunting「05」


 


『I know when I’m huntingyou,you must be hunting me.』


——————————————————————————————————


 


Chapter.06


  Fusco的神经有些紧张。


 收到隔壁死板科学家的答谢邀请函时他的眼皮跳了第一次,头天家里的两个不安分的大麻烦就勾上了邻居小魔头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不管是因为帮忙带孩子回家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何况无论如何Shaw和Reese都不太像是会做好事的人;他的眼皮第二次抗议时他已经走到了邻居家的门口,这次他感觉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惊吓。


  永远都挂着一张债主面孔的黑发矮个儿死神在与他一墙之隔的房间里,用他这辈子听过最为浓情蜜意、温柔和善的声音似乎在哄劝什么,所言的话语加剧了目瞪口呆的效果——Shaw听起来像是在与谁愉快的调情。


  “小帅哥,哦,你真棒。”那个熟悉的嗓音如此说道,尾音躲在鼻子里暖洋洋的呢喃,“再让我好好瞧瞧你。愿意和我一起吃午餐吗?别害羞啊漂亮的大男孩儿……”


  Fusco满脸通红的瞪着身边的Reese,仿佛Shaw的反常都是他犯下的过错,他不知如何将这般口吻与那个暴脾气的小妞儿结合起来,何况大部分时间里面,下手不留情的暴力让他很容易忽视掉那还是个妞儿的现实。被注目的人依然冷着唇角,舒舒服服的靠着门柱解开两颗衬衣扣子,坦然的回看Fusco:“你为什么不敲门呢?Shaw早就到了。”


  Fusco深吸一口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来让手不那么抖得厉害,他贴了贴脑门儿上的汗,努力作出平静的样子来发问:“男低音先生,我能理解我的邻居确实魅力非凡,但初次相识就如此亲密是否……”


  Shaw适时的笑声打断了他片刻,一种哼哼唧唧、心满意足的笑,语调也带着逗弄和调戏:“你真懂怎么才能让我开心,英俊的小伙子。要不要亲我一下?”


  Fusco看上去像刚刚吞下了一袋子果蝇。


  Reese冷淡的盯着门把手,靠在门廊的阴影里。


  Fusco哆嗦着:“听着Reese,我不知道Grace在不在家……但是他们家还有个孩子呢,Shaw这样做可能真的有失妥当……亏我还怀疑过你们两个人是一对儿呢……”


  Reese坦然的抬头和他对视,甚至还不置可否的动了动眉毛,Fusco满怀希望的想着这座冰雕终于被自己吸引的开了窍,这就会冲进去阻止女魔头和一面之缘的邻家男主人肆无忌惮的调情……他的印象里隔壁只住了这么一个男人,并且一点也不像是Shaw有可能会喜欢的类型。 


  “Well……”Reese慢吞吞开口,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紧张,“大概要让你失望了。除非我是个漂亮姑娘,否则Shaw不会对我这种类型感兴趣。当然了,如果她乐意玩玩的时候除外。”


  Fusco快被噎死在老邻居的门外。Shit,怎么会发疯到认为Reese会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似乎有感应一般的,大门突然被从里面撞开,带头跑出来脱了小红帽的Samantha,紧跟其后的是……一条大狗?然后是惊人的愉悦的Shaw。Reese嗅了嗅空气里的气味,Shaw的好心情出现的莫名其妙却又少见的货真价实。


  Samantha率先滚到了门前的草坪上,开心的沾上浑身草屑,尖尖耳朵大狗舔舔Samantha的小脸,在Shaw踏进草坪的瞬间把她也一同扑倒在地,不容抗拒的用鼻子拼命去拱Shaw的下巴。


  Shaw那上好的真丝衬衫也没能逃脱飞扬的草屑的攻击,被大狗的爪子蹂躏的皱皱巴巴、活像Fusco苦恼的面孔。她大笑着揉着大狗的毛,快活的仿佛和身边躺着的Samantha一个年纪:“Bear,你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帅哥。”


   Reese冷静的收回了目光。他见过Shaw的许多种模样,他才猜想或许比她父亲所见都更为全面,因此大可不必露出Fusco那种惊讶的表情。相处久些Fusco应该就能习惯偶尔出现的outgoing的Shaw,反正Fusco心中那个一身黑的死神形象在生活中还是比较常见的。


   他扫了一眼开门的夫妇,异乎常人的视里足够他捕捉到所有的细节。男主人个子比他略矮,戴一副圆形的细框眼镜,身上规规矩矩的穿着考究而老成的西装三件套,打的一丝不苟的领带和自己这种经常敞着的领口称得上反差分明。他目光有时游移,微笑里总是透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和警惕,但整张脸都显示着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模样。吸血鬼的鼻子从他身上挑拣出浓厚的书墨气味。他的妻子则是一个美丽的妇人,从宽而平和的额头与望向Samantha和丈夫时和善的目光中不难看出她安分守己的性格。这样一位家庭主妇所散发的味道无外乎是香甜的烤面包和洁净干燥的皂角。


  Fusco显然意识到了自己方才在门口经历的强烈的思想斗争是怎样一种荒谬的误解,他瞪了Reese一眼低声说:“换做是我,我就绝对不会把我们的谈话泄露出一星半点儿。”


  Reese装出了短暂性的失聪,尽管他连阁楼上耗子晃动尾巴的动静都能听见。


  男主人温和的笑着为他们让开进屋的路:“您好,想必您就是Mr.Reese了。我是Harold·Finch,这位是我妻子Grace。我的小女儿Samantha想必您已经见过了。”


  等着Reese和Grace握了手,他又热情的表示了对Fusco的欢迎:“真高兴您能来我家中做客,我的老邻居。”


  Fusco一路嘀咕着“没关系客气啥呢”一类的话语,随着Grace的带领向会客厅走去。Reese看着Finch,虽然不常阅读,但纸张和墨水的味道并不令他反感。


  Finch冲他微笑:“经常听Fusco谈起您,Mr.Reese。据说您从事类似警察的职业?想必非常辛苦,但又颇为有意义。”


  Reese觉得自己永远不必担心浪费时间的问题,因此男人不紧不慢的语速也被接受了:“确实如此,一年到头在各地的奔波比较耗费精力。”


  Finch礼貌的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只是慢慢的带着他边攀谈边参观着门廊和收藏室等等排布齐整的房间,最后把男人初见的闲聊地点选定在了书房——推着巨大的书架和软榻的工作室。、


  Finch拉开窗帘,Reese很庆幸今日的天色丝毫没有阳光普照的喜人,这让他可以随便选定一个落座的地方而不必处心积虑的避免把皮肤暴漏在阳光之下。即使窗外天色昏暗且风声呼啸,屋里依然是干燥舒适的,蜡烛把墙壁烘成一种温暖的玫瑰金色,有些书零散的推在地上,散着羊皮纸和钢笔,混着煎绿茶的香气。透过窗户,能看见不远的森林和山脉,乌云压境。Reese舒服的倚靠着柔软的沙发背,他喜欢这间书房,即使他对阅读不感兴趣。


  Finch推推眼镜,微笑着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去,拨弄了一下炉火:“您冷吗?Mr.Reese。”


  Reese挪动自己并感受不到温度的手指解开一颗扣子,模仿着人来感到惬意时若有若无的叹气:“正合适。”事实上,火焰已经让他有种愿望躲避的炙烤。


  “Fusco可能并没有告诉您,我是一个研究神秘生物的、科目不大正经的学究。”Finch的自我介绍换来Reese配合的一挑眉毛,“Well,精灵、狼人、吸血鬼……这一类的。很多人不相信他们的存在,而我以此发表论文和书目谋生。您怎么想呢?”


  啊哈,一只如假包换的吸血鬼应该发表什么看法呢?问得好。


  Reese耸肩,尽量让自己眼睛金棕的颜色藏在火焰闪烁中:“酷毙了。”


  Finch被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噎了一下。Reese坦诚的理所当然,他不知道如果是向Shaw做这样的介绍,小个子死神会在警惕心趋势下咬断他的喉咙。而Reese没这么无聊,没有时时刻刻提着枪往前冲的爱好,不需要杀人时,这只上了年纪的老鬼也会安安静静坐下来喝喝茶逗弄一番花草和动物。毫不戒备的Finch不知不觉中与死亡的风险擦肩而过。


  “我听说最近伦敦城里,此类传说被闹得沸沸扬扬。”Finch的礼貌中带着些研究学者的执拗,“如果您知晓一二,我将洗耳恭听。”


  Reese不置可否,他不知道Finch时候已经察觉出了端倪,也懒得去猜测:“百闻不如一见,您可以亲自去趟伦敦。阴暗的小巷里说不定有您要猎奇的东西。”他的微笑似乎从来不会到达眼底,“……故事里都是这样写的。”


  Finch睁大眼睛:“这么说来您是不相信这些物种的存在?”他一定觉得自己被戏弄了。


   “相信。满月黑森林里的狼人,星空下散发着银色光辉的独角兽,花丛里隐藏的载歌载舞的精灵……”Reese漫不经心,列举的口吻像是在哼唱一首编造的、哄劝孩子的歌。这样的态度很容易惹得人恼火,但他直觉对面的“绅士先生”是个好脾气,彬彬有礼的模样真让他忍不住试探一下生气的底线。这种无聊的心情如同逗弄毛球的闲散的猫。


  毕竟在一只吸血鬼的认知里,狼人有可能就是和你擦身而过、坐在街边吃三文治的大胡子男人,独角兽也有可能半夜拱进你的南瓜田,吸血鬼一点都不喜欢睡棺材……他还是决定给Finch留一点幻想的余地。


  Finch微微长着嘴巴,好像想说的话都被打乱,堵在了嗓子里。然后他颤颤巍巍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紧张的瞄了一眼脚边堆着的大部头的书。Reese知道他没在生气,只是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学术领域。但心里的那点愉悦还是和恶作剧得逞的男孩没有差别。


  “先生们,要来点午餐吗?”


  书房的门被推开,Shaw顶着门框压抑住翻白眼的冲动,她的黑绸衬衣变得皱皱巴巴,发丝间还隐约可见草屑尘土。Samantha树袋熊一样扒着她的脖子,又一次枕在她肩膀上入睡。她满脸不情不愿,右手却轻轻托着Samantha的腰,好让这孩子趴的安稳一些。


  Finch笑了:“我很高兴Samantha能和您相处的这么好,让这个聪明女孩儿信任的人当真不多。”


  Reese嘲弄的冲Shaw眨眨眼睛。


  这是Shaw漫长生命里最平常、最无惊人之处的一景——温暖的房间里两个男人坐在书堆中喝着茶,气氛有些尴尬却又好笑。怀里轻飘飘的小东西缩着团,在她耳边沉醉的砸吧嘴。小熊蹲在腿边,老老实实的拍动尾巴。火光闪烁中一切图景都模模糊糊,窗外天空阴沉,风雨欲来,但厨房飘来的香甜和时不时的低笑能完美的转移人的注意力。只不过是琐碎的、甚至有些无聊的一天,和一群还算不上朋友的人呆在一起,却好像就算那一刻世界崩塌也不过尔尔。她常在日后回归那种刀尖行走的生活时回想起最开始的这天,不算刻意,但能让她慢慢体会到一种被形容为“难过”或者“悲伤”的情绪。哪怕她喜欢刺激和挑战,哪怕她难以安分的与常人为伍。她懒得表达,只是让那丛火焰在眼前不断回闪,照亮小小的Samantha不诸世事的面孔。


  


  当她以为生命如此长久,万事能够慢慢体验的时候,安逸和希望的沙漏躲在她不知晓的地方悄悄计时,直到某一天惊觉无法回头。



吃撑的赤城桑:

论肖根若是有个娃乀(ˉεˉ乀)
大概就是克莱尔这样了吧
会使枪又精通电脑,还有那个倔脾气

POI疑犯追踪新刊开放预购喽! (可支付宝付费)

滬Alfen:

大家好,闭关了好久终于出关啦! !一出现就要来打广告啦! XD


POI新刊-


Super Psycho Love





作者:沪 Alfen


封面:空豆Corndog


等级:R18


语言:简体/繁体 皆有


页数:212页


文字插花:bhj美男


华丽图片插花阵容:子夜猫,内衣(Neiigal),凛Real


简介:以POI原作为取向的同人文。除网路连载文章外,另收入5篇网路上未发表之文章。


试阅:请参考已发表文章


预购特典:空豆太太绘制超可爱肖根炫光小卡书签!款式随机送出! 


售价:rmb.50


运费:rmb.31-35 (依照地区不同)




插花阵容





特典炫光书签 (款式随机送出)





觉得两张特典都超级可爱!想要获得两张特典小卡吗?


只要你承诺在阅读完书本之后,注意!是看完书之后喔!看完后愿意帮我填写心得问卷就能得到两张小卡喔! XD


下面是问卷内容先给大家参考w


>>特典入手心得问卷


写完之后寄信alfen0201@gmail.com给我就可以了!


想要参加只要你预购书本时告诉我你愿意参加特典活动就可以喽! ^^




另外这边是我以前出过的书本,也欢迎大家预购。


不过以下书本只有逐光者(进击的巨人)有简体版喔!





所有书本预订时间开放到2/13(六)


请记得要在2/14(日)前汇款喔!未汇款书本将不保留。




因为我无法用淘宝,请大家直接来信alfen0201@gmail.com预购


告诉我以下资讯--




1.想订购的书本


2.是否愿意参加特典活动


3.居住地区




我会算好总金额,还有把支付宝帐户回覆给你!


如果有任何问题也欢迎留言或寄信询问喔!


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帮我转发推广~>___<


谢谢大家支持! ! ~~~^^





如果是台灣的朋友,請直接幫我到估狗表單預定吧!謝謝~~~>U<


>>預購表單



【翻译】【肖根】The Beauty Gets Away From You

free维塔:

授权: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590699?view_adult=true


配对:Root/SameenShaw


分级:Mature


 


翻译渣渣:年迈不堪重负译到最后跪着求饶的free维塔


校对菊苣: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果断承担译H重任的 @秋乙一【给你加饼干


 


Notes:作者福娃菊苣基于去年SDCC上播放预告的最后Root接电话那段写的猜想。基本上就是看英文很难懂,译起来整个人都懵逼的诗意盎然的意识流。


4x11播出刚好一年,POI拿了PCA的奖,这篇文也终于憋了出来...Enjoy


-------------------------------------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肖根】囚徒(下)完

立世无痕。:

标题: 囚徒(下)完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


特殊题材警告: 法医锤,抖M锤,微rape,斯德哥尔摩




电梯间 (上) (中) (下)


老福特胃口真大!又吞!又吞!


不会弄图片,走链接大家懂得[.


——————————


http://weibo.com/p/1001603926076618310476


——————————


最后调查一下,下一个梗想写1874 小天使的Murphy x SS的Kate,有多少人不能接受我写出Root x kate的...以及我觉得我下不去手虐萌萌的Kate啊,要不你们点点儿别的梗?[手动再见


以及你们不评论就木有下一篇了哦XD





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不应该怕痒(肖根小甜饼)

POI百合病社:

细菌研究所:



肖根小甜饼,G……?还是PG吧(。
脑洞而已写着玩^q^


Root觉得Shaw有些不对劲。准确来说,这事儿已经不只是“不对劲”了。
让她第一次觉得奇怪是在被Root称为“一次甜蜜的后车厢约会”的时候。Shaw和她不得不躲在装满了多利多滋的卡车车厢里,多亏Finch的阴影地图和Root耳朵里那个无所不在的上帝,她们才没有因为撒马利亚特工而葬身于一堆玉米片中。
卡车左右摇晃着开动起来,警报解除。Shaw将放在板机上的手指挪开,紧绷的身体终于稍稍放松。她环视了一下车厢,少见地与Root搭话:“Root,如果我偷了一箱多力多滋,机器会把我列为犯罪者吗?”
Root几乎要因为她的小女友充满好奇心的问话而微笑了。 “饶了可怜的超市老板吧,Sameen。”她亲昵地从后面环住Shaw的肩膀,“……她告诉我有一家新开的中餐馆不错。”脑袋贴近Shaw,Root转头看着她微笑等待着。
“没想到机器还有大众点评的功能。”Shaw转头翻了个白眼,有些别扭地转了回去用后脑勺对着Root。很明显前政府杀手小姐还没有很好的适应她和面前这位女疯子的亲密身份。
“……等哪天没号码吧。”
“你这是在变相地拒绝我。”Root看不见Shaw的表情,然而这并不妨碍她装模作样地扁起嘴,却仍然隐藏不住话语中的笑意,“你知道号码从来不会停止,简直比新闻联播还准时。”
Shaw没说话,Root只好准备采取点必要的措施。至于会不会惹毛这只猫,谁知道呢。
于是Root向前一步,整个人几乎贴在Shaw的身上,然后凑近Shaw的耳边,故意把气息吹在Shaw脖子裸露的皮肤上:“要不然就今天吧,今天正好有特色——”
Shaw在Root的呼吸缠绕上她的脖颈的时候突然像是受惊的猫一样缩起脖子,然后是她所谓的“应急机制”——Root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住衣襟“砰”的一声压在车厢墙壁上。
“……”
Root有些惊讶地看着涨红了脸的炸毛Shaw,对方激烈的反应让她没有想到。Shaw似乎气得够呛,又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死死压着Root,眼神杀气腾腾,Root甚至猜她可能是在考虑要不要拔枪。
在处理她性感又冷酷的小女友问题上Root自己就是一台无敌的人工智能。她迅速地反抓住Shaw紧攥她衣领的手,朝着气急败坏的小个子女人眨眨眼睛,表情无辜:“……所以你是同意了?”
Shaw向后抽身推开Root,好像刚刚回过神来一样。Root没看错的话她的表情甚至有些尴尬,“……下次吧。”Shaw留下一句别扭的话和Root无限的好奇心。

Root第二次感到不对劲是在她们去了那家餐馆之后。Well,不只是吃了饭“之后”。
Root用手指把玩着Shaw的头发,看着黑色的发丝在指尖缠绕又滑落,带着点隐藏的挑逗。后者没功夫理会Root的暗示,现在她正靠在床头调整着呼吸,带着满足后的慵懒。
还是要自己主动啊。 Root干脆撑起身子在Shaw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今天感觉怎么样?Sweetie?”
Shaw只是盯着Root,在床单下揽住女人腰的手缓缓移动,指尖轻拂,带起一阵酥麻的电流。
得到回应的Root非常满足,满足到她想和这个hottie再来一发。她舔舔嘴唇,手指划过Shaw的额头、鼻子、嘴唇,再到下颚,指尖轻轻扫过脖颈,比起她自己更加丰满的胸前,一路向下。
Shaw原本正在享受着Root的挑逗,逐渐变得粘稠的眼神随着Root的手指移动。然而在经过腰侧的时候Shaw的呼吸突然变得粗重,理解错误的Root勾起嘴角,手指在那块手感超好的皮肤滑动——Shaw突然崩紧了身子,猛得抓离Root的手。
“……不要碰那里。”Shaw瞪着眼睛里画满问号的Root,她有些尴尬地顿了顿,“……总之,别碰。”
Root歪了歪头,对Shaw的回答并不感到满意。Shaw皱着眉头盯着她,突然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在Root提出问题之前直起身子触碰了一下Root的嘴唇,“……别碰那里。”她在Root的唇边喃喃,气息和Root交融在一起。Shaw还在因为刚才解释不明的举动而有些不好意思,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甚至加深了这个少见的主动的吻。
当Shaw的嘴唇离开的时候情潮已经再次泛滥起来,Root迅速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下一次再谈这件事。她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调整姿势跪坐在Shaw的两侧,“……Okay,Sameen,我不碰那里。”她扬起头,拉过Shaw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侧,用自己的手带着它们上下抚弄,眼神湿润,“……但是你要好好地碰碰我。”

Reese看到Root主动来找地铁站找他的时候有些惊讶。毕竟Finch没在地铁站里,让Root心心念念的Shaw更不在。无论如何,特工先生还是把甜甜圈盒子往前推了推,Root没有拒绝,拿出一个草莓糖霜的咬了一口。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Reese挑挑眉。
“……如果,”Root想了想,舔掉手指上的粉色糖霜,“如果一个特工不让人碰她的……某个不是那么敏感的部位,这是为什么?”
“你是指Shaw吧?”Reese一语中的,他耸了耸肩,“由很多种情况决定,说不定她只是不喜欢被人碰,”他意味深长地瞟了Root一眼,“……或者是她受伤了?”
“我不觉得这是原因。”Root无奈地微笑,“鉴于……各种证据。”
Reese深刻地觉得自己还是忘记刚才Root隐喻颇深的话比较好,他一本正经地建议,“或许你该问问她。”
看着坐在Finch的板凳上翘着腿的Reese,Root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她从没考虑过的念头——而这个可爱的念头在那一瞬间就想让她微笑:“会不会是因为痒呢?”她语气甜腻腻的,像是加了糖。
“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不应该怕痒。”Reese倒是斩钉截铁。
然而Root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她站起身,拿走被自己咬过的甜甜圈,转头对着Reese眨眨眼睛,故意叹了口气:
“John,告诉我,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该不该想着抢劫一箱炸玉米片?”

Root回到她们的安全屋的时候Shaw正在拆第三包多力多滋(Root买的),她的视线一秒也没有没有离开手里烤的金黄松脆的膨化食品。后来Shaw后悔了,如果她抬头了,她就能发现Root脸上的微笑开心得有些诡异。
“你找John干嘛去了?”Shaw心不在焉地询问,把玉米片塞进嘴巴,声音因此有些含糊,“我希望不是因为Bear……唔唔唔唔唔!!”
Shaw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被放大了的Root,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Root放在她腰间的手。
亲眼见证一个面瘫的目光从惊讶到警告到杀气腾腾,其实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Shaw发出一阵奇怪的、噎在喉咙里的闷笑,她不得不努力把把嘴巴里香香脆脆的东西吞了下去。
“哈哈哈……停下!!我要杀了你Root哈哈哈……我发誓——哈哈哈——”Shaw一边咧着嘴,一边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人,眼神危险到让人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在笑。
最终还是Shaw占了上风——她抓住了Root捣乱的手,把这个活腻了的疯子压在沙发上。
丝毫不在意被攥得生疼的手腕,Root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喘气的Shaw,满是笑意地轻声询问:
“你怕痒吗?Sameen?”
Root觉得自己的小女朋友简直可爱极了。
Shaw涨红了脸,很明显她对于这次Root的恶作剧更多的是秘密被撞破的恼羞成怒。Shaw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不应该怕痒!”
……
直到最后Shaw仍没能澄清事实,而她的报复也只是让Root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要发现更多的“训练有素的特工”不应该具有的、可爱无比的小特质们。



—END—


【肖根】囚徒(中)

立世无痕。:

标题: 囚徒(中)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


特殊题材警告: 法医锤,抖M锤,微rape,斯德哥尔摩


 


电梯间 (上) (中) (下)


一种极有可能上中下又写不完的预感[.


——————————


“我都不知道你开始喜欢女人了。”


Cole和Shaw坐在酒吧里,Cole顺着Shaw的视线看过去,不远处是一个女人,看不清楚脸但身材不赖,Shaw恶狠狠的甩给Cole一个白眼。


“Have a fun night,or three,gender doesn’t matter to me.”


Shaw收回了目光,中肯的评价道,她当然知道Cole对她有意思,但她不跟同事上床,况且Cole太娘娘腔了,对她而言。


不过相比起Shaw的其他同事来说,Cole好太多了,暂不论她和Cole的工作共存性——她解剖尸体,Cole分析整合她得到的数据,Cole比Fusco靠谱,也不像Reese总是摆出一副秘密主义的龙猫笑。并且Cole乐意与工作之后请她一杯,并且从不在意她那一杯喝了后跟什么人跑了,这是个不错的加分项。她记得她某一次和Fusco喝酒,中途勾走了个男人撂下来Fusco一人,第二天Fusco在她办公室抱怨道她拿着手术刀威胁他出去。


“Ok,I‘m little busy today.”


这有些难得,Cole主动提出了离开,但这对Shaw没有任何的影响,她随意的摆了摆手遍继续喝起了自己的酒。


 


——————————


“为什么发现尸体,你不第一时间通知我?”


当Shaw赶到案发现场后,她劈头盖脸的冲着Fusco质问道,她讨厌那些可能破坏她工作的证据组比她先出现,尸体的任何一点挪动,都有可能改变整个法医调查。Fusco看着Shaw,搓着他肥肥的手指,似乎有些紧张,又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Shaw脸上挂上了极其不耐烦的神情,他才沉闷的出声


“你不能进去,Shaw。”


Shaw的眉毛微微挑了挑,这是她疑问时的标志神情,Fusco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死者是Cole,你作为他的工作搭档,你不能进行这次尸检。”


Shaw的手顿住了,她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Fusco,企图看出一点半点玩笑的痕迹,但是完全没有。Shaw收回了目光,视线落在了远处的犯罪现场上,她冷冷的问道


“他怎么死的。”


 似乎她过于冷静的口吻微微惊吓到了Fusco,但Fusco很快就缓过劲来,毕竟Shaw是个可以边切尸体边吃生鱼片寿司的存在,他艰难的摇摇头表示还得等调来的法医到位才知道。Shaw点了点头表示了解遍径直走到了一边,要求Fusco在调查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告诉她。


 


Shaw是在她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时接到的Fusco的电话,Fusco没有告诉关于Cole的尸检报告,说还没有出来,但是他们发现了一些别的东西,也许Shaw会感兴趣。


“所以说,警局里关于那份报告的所有都没了?“


“是啊,我还想问你呢,Cole有没有跟你专门提及过那份报告?”


“没有。”


Shaw生硬的回答着直接按断了电话。她感觉她的胃在灼烧,愤怒几乎要点燃她的血液,她当然知道那份报告特殊在哪里。那个该死的女人。除非她真的傻了才会相信,警局文档系统崩溃,突然冒出来强迫自己修改报告的女人,现在彻底消失的报告和Cole的死毫无关系。没错,那个女人还是个雇佣杀手,还有更漂亮的巧合吗?


Shaw拨通了Reese的电话。


“我需要你的个人机密信息来源帮个忙。”


 


“我不觉得你抢我的工作是个好主意。”


站在图书馆里Reese擦拭着自己的配枪意思意思把甜甜圈推向了Shaw,Shaw回敬了他一个白眼。


“我从不抢你的工作,查个来源。”


Shaw把自己的笔记本嘭的放在了桌上,桌后一直一言不发的男人似乎被这巨大的响声小小的惊动了,他往后退了退,拉整着自己万古不变的绅士三件套。


“我以为你前几天已经砸了它,Shaw。”


Reese又露出了那个糟糕的龙猫笑,正对上Shaw恶狠狠地眼神,坐在电脑后的男人终于开口了


“我想它的内存没有问题,可是Ms. Shaw,你需要我为你查什么的来源?”


男人的电脑屏幕上已经显示出了Shaw电脑里的所有东西,Shaw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脑屏幕,语调毫无波澜的


“一条信息,kiss kiss to you too.”


“你不会是想要我们帮你找你走失的女朋友吧,Shaw。”


“再说一句我不介意让你躺在我解剖台上。”


Shaw语气不善的,但这并不能阻止Reese探究的目光,桌后的男人似乎有些尴尬,但看了Shaw一点还是尽职的把视线挪回电脑上。


 


 “Oh my…能容我问一句吗,Ms. Shaw你为何会和这个人有所关联?”


在不长的时间之后,男人推了推眼镜,神情显得不是那么的平稳,他的眉头蹙了蹙,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情绪,Reese放下了手中吃了一半的甜甜圈也看向了电脑屏幕


“有什么问题吗,Harold?”


“我认识这个,我想你也认识,Mr. Reese。”


Harold的语气带着些不安与紧张,屏幕上绿色的字符跳动着


#Root.


Shaw的眼睛在Harold和Reese身上移动,她微微眯起了眼睛,看起来这两个男人同这个女人更有渊源。


“跟我说说她。”


“我与这名女士的关系极为复杂。”


Harold语气有些缓,似乎在斟酌着用词,Shaw看着Harold电脑屏幕上调出的照片,没有说话,她的拳头紧了紧,似乎恨不得照着电脑给上一拳。


随后Shaw把带着她的电脑回到了公寓,她从Harold那里得到一些可能有用的信息,但她拒绝了Reese提供帮助的建议,她不喜欢Reese的英雄主义,一点也不。她一边上楼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要怎样去追查这个女人,她不是警探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会。正在她踏进公寓的那一刻,耳边传来了那个甜腻的小颤音伴随着腰上一阵电击的刺痛


“You do really miss me,did you?Sweetie.”


 


——————————


当Shaw醒来时她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醒来时头疼的让她泄露出一丝呻吟,她甩了甩脑袋睁开眼睛,微微侧目就看到坐在桌上微笑的女人。


“对于这个真是抱歉。”


“哪一个部分:电击,下药,还是不管现在这是个啥?”


女人说的毫无诚意,Shaw连白眼都懒得翻,她再次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女人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我得确保你乖乖听我的话,毕竟你太抢手了。”


Shaw目光扫过屋子,能看到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大部分的光,唯一透过缝隙的光线直直打在人女人的手指上,这把Shaw的目光也吸引了过去。女人换了个姿势,继续说道


“我原本可以杀了你,不过你认识Harold这真是个惊喜,并且我需要你帮我个小忙。”


她边说着,手指边攀上了Shaw的嘴唇,Shaw面无表情的把视线从女人的手指延伸到了女人的脸上,她嘲讽的露出一个假笑


“你杀了我的搭档,现在要我来帮你,这听起来真是合情合理。 “


女人笑的甜美不置于否的歪了歪头收回了手指


“只因为我上了你你就这么确定是我杀的人?”


Root在激怒她,Shaw知道,这个女人几乎在尽她所能的激怒她。女人微微前倾了身子,那一缕光线落在了她的高挑的鼻梁上,Shaw看到她抿了抿唇,然后靠近自己,情人般温柔的呢喃轻飘飘的钻进她的耳朵


“如果是这样,我可以让你讨回来的。”


 


Root从桌子里摸出一把小刀,刀锋在光线下的反光让Shaw眉头动了动,下一秒女人的唇就触碰在了她的脸颊上,她并没打算让Shaw回答,自顾自说着,还带着几分无辜的笑意


“你一定是个控制狂,但你得知道,你没法离开这里。”


Root蹲下身,用刀背拍了拍Shaw的脚踝,上头闪着红点的脚环意味着她的小囚徒的活动范围仅有这么一点,她抬头迎上了Shaw因为愤怒而接近喷火的眼睛,她感觉满意极了。


“关于Cole被杀,这只能怪他好奇到了不该好奇的东西上。”


小刀的刀尖沿着Shaw的小腿向上,与裤管的布料摩擦着,直到冰凉的触感抵达她的手臂,Root这才把视线从刀尖上转移回Shaw的脸上,她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之前解剖台上的那具被我杀了的尸体,是北极光的人。”


Shaw的目光与Root的相遇了,Root下意识的舔了舔唇,她的小囚徒愤怒却在隐忍的模样真是诱人极了。


“那个人之前被北极光派到我的雇主身边做卧底,最后目的是杀了他,结果我雇主找了我,先下了手。当我意识到北极光的存在后,它引起了我的一些兴趣,我对它进行了些有趣的调查,而据我所知,还有个在调查的人。“


“Cole.“


Shaw面无表情的念出这个名字,Root耸了耸肩表示肯定。她的刀子在Shaw的手臂上上下游移着,停在了Shaw被捆住的手腕上


“他不该好奇我给你的那份修改后的报告,更不该去偷偷调查,我想他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还进行了拷贝,我原本期待你能知道拷贝在,可你什么也不知道。“


Root露出了委屈的神情,她瘪着嘴,小刀向上一挑,Shaw的双手被解放了出来,几乎就是同一刻,Root的手腕被Shaw猛然抓住一个反扭小刀就被架到了Root的大动脉前。Root身子因为Shaw猛的冲击力而砸在桌子上,她轻哼一声露出一个更加愉悦的笑,微微扬起头让刀锋能更紧密的贴合自己颈部的皮肤。


“I will end you.”


Shaw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她可以感觉到Root动脉在刀锋下的跳动,还有她加重的呼吸,Root近乎放荡的将一条腿缠上了Shaw的腰轻轻摩擦


“Youcan end me all you want, after you do me a favour.”


伴随着在黑暗房间里异常明显的电光,电击的麻痹感又一次从Shaw的腰侧蔓延开来。Root在倒在地上的Shaw嘴角轻轻碰了碰起身走出了房间。


 


——————————


我有种我这篇里再也不会出现锤攻的感觉orz…


下一次炖肉会不会就成了监禁play(手动再见


我的预期明明不是这样的,明明很正经的啊!!!